【移動世界】

多啦A夢拿出任意門來,我還會覺得有趣一點。

導演:道格李曼Doug Liman
演員:海登克里斯坦森、山繆傑克森、黛安蓮恩、傑米貝爾


有時想想,如果二十年前的人,看到現在的電影,會是怎樣的一個心情?想想1991年【魔鬼終結者2】的T1000液態機器人、1993年【侏儸紀公園】恐龍肌膚的擬真、1999年【駭客任務】的子彈時間,曾經震撼人心的畫面,對現在的電影技術來說,早就是入門,不管電影銀幕上出現多匪夷所思的畫面,觀眾已經習慣這都是電腦做出來的特效,那還有什麼值得吸引人進入電影院?終究還是回歸到說故事的層面,好的電影是用特效加分,爛的電影就是停留在特效拼湊。

當你在現實生活中,遇到不如意時,要採取什麼樣的行動?【移動世界】明白的告訴你:「逃避」。羅蘭考克斯(海登克里斯坦森 飾),飾演一個在校園及家庭都被欺負的受氣包,在一次溺說的生死邊緣掙扎時,發現自己有穿越空間的能力;漸漸地,他學會如何躲避父親的家暴、校園的霸凌、母親的缺席,在世界各地來去自如,早上在斐濟沖浪,下午在金字塔上喝咖啡、曬太陽,晚上則出沒在倫敦的夜店,甚至來去銀行金庫裡,拿取不屬於自己的錢財。

我沒看過【移動世界】的原著,但是電影在描繪這樣的超能力時,是非常讓人欣羨,尤其是對青少年們。在成長過程中,能夠不費吹灰之力,就能獲得獨立、自由、富裕的生活能力,照電影演來,還包括男女性愛關係。這一切其實很可以讓【移動世界】變成另一部【蜘蛛人】。

但是電影畢竟是一些世故的成人所拍攝,能夠在世界裡移形換位,不用工作到處玩,擁有這樣能力的主角,勢必得要面對道德制裁,人類歷史至今,沒有一個體制,願意讓人擁有無限制的自由自志。於是【移動世界】出現了「聖騎士Paladin」,他們是一千年來追補獵殺「移動者Jumper」的組織。當電影導入聖騎士獵殺移動者的劇情時,【移動世界】馬上面對一個尷尬的邏輯處境,那就是在先進的特效技術下,電影卻採取了一個善惡二元論的古典敘事。

男主角除了得要面對自己濫用超能力,被自己人牽制(傑米貝爾 飾),還得面對追殺他的聖騎士團,這群以宗教為理論根基的人,認為「自由移動」應該是上帝的能力,不應該為凡人所擁有。於是乎【移動世界】裡的超能力,變成罪無可逭的重刑,只為塑造被欺負的主角形象,聖騎士的極力追補,反而因為個性平面化,成了「當壞人」的路人甲。

照原本的設計來看,「移動」一開始或許是為了逃避成長過程中的壓力,但後來逐漸的轉變成尋找「我是誰Who am I」的存在主義命題;什麼是對?什麼是錯?同樣也是在討論青少年擁有超能力這件事,是福是禍,【蜘蛛人2】是一個很好的前例;但【移動世界】到中段開始,就落入到視覺奇觀的部份,廢棄掉原先的議題設定--你不知道男主角那個也是聖騎士的母親(黛安蓮恩 飾),為什麼會愛上他的父親(顯然他父親是個一無是處的酒鬼)?在她發現自己的五歲兒子,竟然擁有在空間移動的能力,她是去哪找回只有五歲的小朋友,怎麼能夠就這樣一走了之?為什麼一個聖騎士的小孩,卻擁有移動者的能力?而聖戰士洛藍(山謬傑克森 飾)的宗教狂熱也不知所為何來?移動者間的能力高低(譬如厲害的人連車子房子都能移動),是要靠什麼法寶秘器或是修煉?種種的疑問,拯救不了我心中對這部電影的失望。

電影擺明了是部「序曲」,不想解釋下去,但是既然劇本懶得回答更細節的部份,我也不想原諒電影的劇情及人物個性單薄至斯。回到文章一開始的問題上,如果我是在20年前看到這樣一部電影,以當時的年紀,那個年代的電影條件下,或許會覺得這樣純High電影好看,但現在什麼年代了。。。多啦A夢拿出任意門來,我還會覺得有趣一點。




楚史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