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怡【想飛】


騎著機車,行經高速公路高架橋下的新鋪柏油路,手就不自覺得加速引擎。天空的藍太陽高照,風吹得肌膚舒服感流竄,秋高氣爽就是這樣的感覺,隨身的小黑艾胖突然心有感應很配合的傳來一首歌,是鄭怡唱的「想飛」,高亢的歌聲讓心情大好,感覺心底有些沉睡的部份在活過來當中。

整個九月,人的心情是悶的,沒有不好,也不知道什麼是好,許多狗屁糕糟的情緒,講也不敢講,想也不敢想,講了想了都不會讓別人同情我多一點;經過這麼多年的訓練,面對灰暗的心情,經驗值已經超高,盡量讓自己保持在不好不好不易感的狀態,以免失去當一個別人眼中「合格人類」的尊嚴。

「時刻已近午夜,活動畢竟已經越過高潮,然而維持生命的基礎代謝作用卻仍絲毫不衰退地繼續進行著。都市所發出的低吟,以持續低音存在那裡。」村上春樹在【黑夜之後】一書這樣寫著。常會在這個時候,什麼也不做,如果問我這段時間,我做了什麼,努力回憶也想不起來的。暫時失憶不見得真的忘了,而是不想去記下什麼,日後,自然也不會記得什麼。

前兩天整理相機裡的照片,原來我還是做了一些事,去聽了場「好聽音樂會」,和好友喝了一晚的酒,中秋節前夕去墾丁渡個假,在24小時內急著想回台北,CD架上一堆不知道什麼時候買的CD,還有很多小小小事在「秋天的心適合獨自體會 秋天的我 想飛」的歌聲裡,慢慢的被想起。。。


(詞、曲:梁弘志)

冷風吹過楓葉飄落
我還在這留戀什麼
秋天的心適合獨自體會
秋天的我 想飛

我要展翅飛翔 越過高山和海洋
帶著我的以往 找個地方埋藏憂傷


「我還在這留戀什麼??」幸好我沒有錢到讓我任性驕縱的直接飛往峇里島渡假,這種事情在我25歲時是有發生的可能,可是當我現在過了35歲,我好像喪失掉許多恣意妄為的特權,別以為這是件簡單的事;年輕時,總會因為年輕的原因而被原諒許多事,但年紀大了,反而因為年紀而被要求實踐一些不想做的事,這些事中,包括一件我這輩子都不想面對的「負責」。

「如果我現在就死了,你還會記得我什麼?」我從來就不是一個有責任感的人,日子過得2266,連我自己都說不上來,我活著是為了什麼。別人總說不可以只為自己而活,久了,我也相信為自己而活是不可以的事情,但是心中的那個小男孩三不五時還是會跑出來叛逆一下現實的我這個男人,只是那樣的叛逆已經淪落到變成和情人間的鬥嘴,「我不要」、「我不想」、「我不願」的諸多XXX點點點,更高一點等級的不想負責或者是反抗現實,是做不出來的。

這算是一種憂傷嗎??鄭怡唱的「想飛」,是為了埋葬愛情,我心中的「想飛」,是為了脫離現在。「秋天的我 想飛」-只是我找不到「飛的理由(林憶蓮 唱)」,所以還是乖乖的踏進辦公室大門,進行我賺錢填飽肚子的人生。想想,人生或許只要這樣就已足夠,想飛??聽聽歌就好了!!

無論如何,今天的也是秋天的太陽還是美好且舒服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楚史恩 的頭像
楚史恩

影音亞空間

楚史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