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聽見天堂ROSSO come IL CIELO/Red Like The Sky】
地點:真善美戲院 藍廳
時間:2007年七月28日晚上十點30分



去掉奇觀、勵志,仍感人的電影

導演:克里斯提諾波頓CRISTIANO BORTONE



最近幾天看的電影,不約而同的在故事上都有連貫之處,看了在巴黎煮菜的【料理鼠王】,隨即就是兩個戀人在巴黎吵架的【巴黎二日情】,【巴黎二日情】的女主角是個視網膜異位的女孩,從她眼中看出去的世界,有著許多黑洞,因此從小她常會定著一個景象看,從觀察進入自己的想像世界,後來母親給了她一台拍立得照相機,讓她抓住那一刻,造就她後來成為一位攝影師。在這挑戰夏日傳說的隔天,馬上又看到了另一位眼睛障礙的小孩故事,【聽見天堂】主角是個小時候因為槍枝意外,眼睛受傷失明,當他被送進盲人學校後,帶領著一群盲童,發現聲音世界之美,這個故事原本有著某個程度的奇觀在,只因為是真人真事改編,反而散發著驚人的勵志力量。

【聽見天堂】的故事背景設在1970年的義大利,男主角米卡Mirco跟許多小朋友一樣,他天生個性活潑,喜歡看電影,會吵著要爸爸將卡車拿去賣掉,換電視機回來,這樣就可以天天看免錢的電影。有天,他好奇拿下高掛在廚房牆上的來福槍,不小心摔下扣了板機,雖然大難不死挽回一條小命,但是他視力從此惡化到完全看不見,一生只能活在黑暗裡。

當時的義大利法律規定盲童不能就讀一般學校,必需進入視障學校,接受織布或電話接線生的職業訓練,這等於宣告視障小孩一生未來就只有這兩種選擇。米卡原本很排斥教會辦的學校課程,他認為自己是看得到東西,不像同學一樣,許多是天生失明,米卡不想學點字,也不想和同學相處,無意間他發現學校有台錄音機,自己「摸索」錄了段季節變化的聲音,這段以聲音代替文字的過程,是電影提供的第一個奇觀。

翻開所有的電影教材,都會花很多章節解釋「聲音」在電影裡的重要性,但是電影是綜合藝術,不可能光靠聲音就可以完成,看電影這麼多年,也只有英國導演德瑞克賈曼的遺作【藍】敢在銀幕上使用一種顏色,不過那部電影的實驗性很強,【聽見天堂】這樣的通俗作品,自然不能這麼大膽的玩。導演安排這段聲音表現時的畫面,用聲音描繪出風雨雷電的景像、穿插大自然的美景,以及之前在校傭女兒法蘭西絲卡和好友的幫忙錄製聲音畫面,最後終結在那個向日葵田的米卡心靈影像,交錯剪輯成這段土法煉鋼配音過程的神奇,讓人「見識」到學校教育的「盲目」安排,並沒有局限這個小孩的天生本能,反而因為身處在黑暗中,更敏銳自己的聽覺感官,這位視障生的四季變化,不僅抓到我們已經不再想起的天然情懷,各式各樣聲音的模擬,熱鬧了他的生命,影片中,安排一群小盲童摸黑去電影院看電影,也看到「聲音」在電影裡扮演的重要性。

只是米卡的作品,被也是失明者的校長喝斥否決,他怪米卡浪費學校資源,另一方面,教這堂課的唐牧師,卻肯定他的作為,私下送給米一台錄音機,讓米卡繼續他的天份。【聽見天堂】這段情節,花了不少篇幅討論盲童的「教育」問題,這間盲童教會學校,之所以穩當成立百年不搖,靠的就是制度與規矩,但在漠視人的生命潛能下,校長的這句話等於宣告百年來,有許多具才能的視障生,在重管理輕教育的環境下被犧牲了,限制盲童的同時,代表著也是另一種的歧視。米卡的出現不是特例,如果沒有唐牧師,他可能只是許多被教育制度埋沒的視障生之一。

「你有不同的感官,不過是眼睛瞎了,為什麼要放棄其他的感官呢?」這種「遇見好老師,得到新人生」型的春風化雨型電影很多,幸好【聽見天堂】預先伏下的七十年代藍領工潮,跳出來為電影解套,「如果有不同意見,就要勇敢說出來,不管最後是成功或失敗」--在左派遊行的抗爭下,唐牧師決定接手校務,將米卡、法蘭西絲卡和同學們精心錄製的「公主與15個王子」聲音劇,放到家長會成果展裡,這時電影的奇觀再現,在進場前,所有的家長都被發一條黑布,讓他們矇著雙眼「聽」表演,用同等於盲童的角度,來正視這群孩子們的努力。觀影時,當然不能矇著眼睛看,但我們依然在「看」的過程,還是可以參與米卡對聲音配製的驚人想像力。

像【聽見天堂】這樣肢體殘障受難的故事並不少見,在看這類電影時,觀影者常不由自主的落入一種「既得利益者」的角度,就會覺得「好可憐」、「他們未來怎麼辦」的同情心理,等到看到主角們發展出一套生存法則時,心底不禁為他們鬆了一口氣,原來他們也可以好好的活下去,前頭描寫的越悲慘,後頭的成功,就能為觀影者解套般,洗刷我們是「正常人」的罪惡感。

【聽見天堂】的導演克里斯提諾波頓似乎不想將電影導入這個角度,他只拍到米卡這場成果展的11歲,並不讓觀眾參與他日後出社會可能會遇到的辛苦艱困,在掌聲和淚水中,電影結尾字卡告訴我們這是根據真人實事改編的電影,在電影的奇觀外,知道這位知名音效師的生平,尤其是仍執著努力在音效這條路上,讓電影傳遞更驚人的勵志力量。就電影公司的資料來看,【聽見天堂】是根據義大利知名音效師—米可曼卡西Mirco Mencacci的經歷改編而成—

「他曾經和許多著名的義大利大師級導演,例如【春光乍洩】的導演安東尼奧尼、【人間有情天】的導演南尼莫瑞提合作,至今已參與過340部電影的聲音工程規劃,並於1990年在羅馬設立聲音後製公司SAM,開始為許多著名的義大利電影進行聲音設計,馬可圖里歐喬達納的6小時史詩鉅作【燦爛時光】,以及佛森歐茲派特的【外慾】、【他的秘密生活】皆是出自他的細膩聽覺。米可曼卡西持續專注於對聲音實驗的興趣,目前正在他的出生地托斯卡尼籌備設立『義大利聲音基金會』,積極推動各項聲音的研究以及向大眾介紹美妙的聲音世界。」(資料來源--【聽見天堂】中文官方Blog)


【聽見天堂】最後,米卡回到托斯卡尼的草原上,和玩伴玩著抓鬼的遊戲,反而明眼的小孩都玩不過他,他可以不用帶布條也能當鬼,這個首尾呼應的手法,一如在黑暗中(電影院)看著【聽見天堂】的人們,參與了一個人夢想實現的過程,電影講的不只是視障小朋友努力的勵志故事,那些「看不見」的對於電影、人生、夢想的謳歌,拿掉標籤,回到人性,才是【聽見天堂】有別於其它春風化雨類型電影的特別之處。



註1:所有關於本片的電影資料,都沒有說演員名字,據說裡頭有盲童、有正常演員,不管如何,這群童星的演技天真可愛,很值得鼓勵。

註2:幫電影公司作個小廣告。在拍攝本片的同時,製作群們在尋找童星的過程,找到一對視障兒童,並拍攝了紀錄片【小星星‧眨眼睛】,可補強對於本片的觀點,2007/8/10起,台北真善美戲院獨家放映。








楚史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