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製日規的成長漫畫

導演:亞歷斯普羅亞士Alex Proyas
演員:Kick Gurry、Maya Stange、Pia Miranda、Andy Anderson、Brett Stiller


若先說【車庫時光】是一部一群年輕搖滾樂團成員夢想成為音樂殿堂的當紅人物,那大概會先想到一拖拉庫像【成名在望】或【擋不住的奇蹟】這種樂團電影,可是【車庫時光】沒有為搖滾樂(迷)作史的嚴肅態度。

如果說【車庫時光】的導演亞歷斯普羅亞士的前作,就是討論意識與時間間成熟到讓人極度驚豔的【極光追殺令】,或是晦暗充滿哥德氣息的【龍族戰神】,那【車庫時光】的180度大轉彎,會讓人覺得這個導演是不是有人格分裂。

如果說【車庫時光】有嗑藥、有做愛,講一群年輕人尋求人生意義的過程,聽起來蠻像是【猜火車】續集的電影,【車庫時光】卻清新自然的足夠通過爸爸媽媽加電檢的標準。

【車庫時光】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作品,頂多算是小品的格局,電影故事圍繞在一個搖滾樂團的四個人身上,想要上台表演好成名的主唱Freddy、有自己主見帶著叛逆的貝斯手Tanya、流著搖滾血緣的吉他手Joe跟龐克裝扮喜歡嚐試不同迷幻藥的鼓手Lucy,在這四個人之外,加上Joe的過氣搖滾老爸Kevin,脫線的經濟人Bruno,樂團的頭號樂迷外加「原本」是Joe女朋友的Kate,Joe的外遇女友Ahgie,唱片圈的名製作Shad Kern等,【車庫時光】用一個接一個人的故事,聯結成一個很奇特的生活圈,每個角色都有自己的故事,也會相互影響,這群人的生活在都會區裡並不少見,可是看【車庫時光】仍然會興致盎然,是因為導演亞歷斯普羅亞士用了許多漫畫式的手法,處處充滿揶揄的驚喜,尤其是一群人嗑了藥的荒唐想像,大概可以跟【猜火車】的馬桶裡的春光媲美。

電影一開場,就是所有組團的人的夢想,全場歌迷瘋狂搖擺吶喊,鏡頭一轉,原來這是男主角Freddy在與該團的貝斯手Tanya做愛時的想像,將演唱會的狂熱對比做愛時的高潮,就夠讓人發噱,結果Tanya卻沒有高潮,還拿出按摩棒來要Freddy學著點,這樣帶點荒謬的對比,為電影立下了一個自我解嘲的基調。【車庫時光】藉由一個搖滾團體想要成名的過程,來看一群年輕人的改變,可以視之為一種成長故事,但是導演沒有嚴肅到想要說教,也沒輕心的把這種老套的故事照本宣科。這群角色有著食物鍊性愛關係,卻不會看到【晚九朝五】系列的亂槍打鳥,以成長為名,行偷窺之實;在追尋樂團成名過程的過程,攀附權貴,也不見【搖滾巨星】式的現實邪惡,更沒淪落到像【喵女當家】的諷刺;有人嗑藥,有人精神分裂,可以不用擔心是不是【絲絨金礦】、【猜火車】,甚至是【美麗境界】的翻版—看電影【車庫時光】,有點像在看日本漫畫,尤其是像成田美名子的『亞歷山大』或是物領冬實的『戰神MARS』,這種少年題材的少女漫畫,參雜些取材自現實的描寫,主角無所事事的極度自由,對自我認同的渴求,努力奮鬥為目標的熱愛,直接、風趣的對白,卻時有小哲理又具個性,最主要的是【車庫時光】有著這類樂團/成長電影所缺少的一項特點,就是對童話故事般愛情的肯定,而這是少女漫畫和【車庫時光】最大的特點,無怪乎當看到Freddy與Kate最後終於一吻,能夠順理成章的接受,而不會劈頭大罵導演智障。

用漫畫式手法帶來觀影時的驚喜,在現實的遭遇穿插愛情的進行,【車庫時光】更高明的一點,是在固定片段讓角色們有個沉澱的機會,佐以慢動作的MTV抒情拍法,這種在逗趣與認真間的落差,被導演拿來斷句的漂亮手法,擺脫一廂情願英雄式或反英雄式的塑造,將這群有著迷失青春的主角們還原到凡人的身份。當片尾,一群人無所不用其極的登上了搖滾祭的舞台,才知道原來沒有實力,即使登上了夢想中的舞台,還是無法引來眾人的喝采,聯接在男女主角深情一吻之後對於現實的認知,一點都不殘忍!這才是觀影者共通的經驗。年輕時,我們都太容易做不切實際的夢想,平凡就是平凡,年少輕狂是不堪回首嗎?套句廣告用詞:「青春正甜,怎樣都美。」

【車庫時光】中,Kate以一個樂團迷的身份,拍了一支Video,就叫「Garage Days」,裡頭將他們初次表演前的興奮不安剪輯出來,在停格中,後照境裡年輕的Freddy眼神發散著光芒,青春的停格,不是拿來丈量現在與過去的距離,而是讓人憶起我們曾經懷抱著怎麼樣的一個夢想前進,就像【車庫時光】裡,拿來當成故事背景的雪梨,那種只屬於南半球的燦爛陽光…



(寫於2003/8/23)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楚史恩 的頭像
楚史恩

影音亞空間

楚史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