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愛/胡亂。想

導演:陳可辛
演員:周迅、金城武、張學友、池珍熙


『有些人以為自己是別人戲(生命)中的主角,事實上可能只是一個配角,甚至是一個早已被別人刪掉的角色…我是負責收集這些被剪掉的片子,以防人們把回憶錯剪,往後的日子他們需要時,我便會歸還給他們…』,在【如果。愛】中,池珍熙飾演的天使搭上車來到上海的一個破落片廠,他說他來歸還許多人生命中遺失的膠卷,這類似說書人的角色,是旁觀也是見證,不斷出現在各個場景片段。這個角色其實是有名字的,叫作MONTY,是從「MOTAGE蒙太奇」這個詞演變而成,「蒙太奇」的理論最初是由艾森斯坦為首的俄國導演所提出,用一連串分割鏡頭的重組方式,來創造新的意義。看【如果。愛】的過程,我的感覺也像是蒙太奇一樣被剪輯而成。

穿梭在過去與現在,回憶與電影(戲中戲)間,【如果。愛】這個一如【泛雅在42街口】、【法國中尉的女人】的後設手法,穿梭於「現實」「回憶」,就像【王牌冤家】,特別是金城武躺在雪地上的畫面,突顯報仇的悔恨及心靈的渴望純潔間的衝突;而女主角孫納(周迅 飾),為了填飽肚子或為了成名,放棄愛情,前者有【七劍】的綠珠,後者則像【紅磨坊】的寵妓;藉著上海與北京兩個城市背景間,從一個城市的歡笑到兩個城市的回憶,陳可辛一鳴驚人的【雙城故事】,或是顛峰作品的【甜蜜蜜】,著墨的絕對比【如果。愛】來得深刻且感人。

在片斷的印象中,我喜歡一個是金城武帶著周迅回到北京,從人工化的上海電影片廠,到處處改建的的北京,對比兩位不同攝影—北京的杜可風及上海的鮑德熹,流露出的休戀逝水意涵,讓我對劇情安排金城武的報復逆轉不至感到突兀。這樣的細部安排不見得會成就一部好電影,但是一部好電影的興味就是來自這些細部的鋪陳與觀察(只是電影中出現的企業LOGO,還是讓人氣煩,沒必要置入性行銷到這麼明顯吧!?)。只是,這樣的安排,腦海裡還是會自動對剪到彼得傑克森的【金剛】,對三十年代紐約的背景描述。

對比同樣用跨國資金、演員及拍片規模,2005年幾位大導演的跛足,徐克【七劍】的多重殘缺,陳凱歌【無極】被當成喜劇,陳可辛的【如果。愛】電影也有許多斧鑿甚深的設計,歌與舞的不統一,演員表演風格的歧異,這些先天不足後天失調的問題,但足以支持這部片達到及格或好看的主因,主要還次是來自於陳可辛以成作者論的愛情論述。

這次【如果。愛】中,周迅和金城武在十年前就是一對窮戀人,十年後分別以大明星之姿在新電影合作,飾演一對昔日情侶,張學友則是周迅現在的導演男友,為了演員缺角,粉墨登場擔任戲中戲的馬戲團主,而讓真實與戲中戲的三角戀產生了對照的樂趣。

【如果‧愛】有著大膽的的型式,真假間對照「戲如人生、人生如戲」,點出現實與執迷間的差別,一邊是初戀的情,一邊是成名的義,女主角在情義難兩全的情況下,該選擇誰?或許—都不要選擇?若不是陳可辛曾經拍出【甜蜜蜜】那種韻味十足的男女情感變遷,【如果。愛】會是很精彩的論述。在陳可辛的電影裡,原本都還蠻天真或幼稚的愛情,一旦碰觸到現實後產生的質變,往往讓人沉迷在事過境遷的迷惘裡,這不同於王家衛式的耽溺或關錦鵬式的情殤,陳可辛在講愛情上自有其作者色彩。

是什麼樣的原因,使得金城武的感情在十年後無法降溫?是什麼樣的現實,讓周迅為了成名妥協並放棄年少真愛?是什麼樣的衝突,在張學友在創作與情感間交盪?這樣的三角糾葛,背後牽引著愛情是否會因為時間改變的命題,不過【如果。愛】卻為了遷就戲中戲的歌舞,感覺變得片面,加上演員們在歌舞能力上的高下立判,反而讓點出周迅嚮往「外面的世界(齊秦 唱)」一曲,成了電影最具神采的一個破口。

華語電影能否拍出歌舞片的水準?就【如果。愛】來說,還是力有未逮,特別是舞蹈的部份,很多場景、剪輯只是一個亂字,根本無法細拍,能帶過就帶過,除了「十字街頭」一段,有明顯地歌與舞,其它的都是靠演員走位湊合,實在是讓人一歎!!換個角度想,很多電影類型及手法,不就是從臨摹開始,2005年看過了【雪狼湖】、【如果。愛】,我對未來華語電影的歌舞片類型發展還蠻有樂觀的態度在。

就像池珍熙的「蒙太奇」一角,在聶文+孫納+見東這個三角戀情裡,觀影者可以依著自己看到的片段,各取所需地自行組合、拼湊對【如果。愛】的意義。至於我自己,感覺比較像是聶文(張學友 飾)在電影說的:「我們要太多了!」「放手吧!讓我成為你的回憶。」或許在看電影的過程,會拿出許多標準來看,可是當腦海裡現今還殘存著孫納(周迅 飾)在片尾,被勾起回憶,說著聶文一直搞不懂青海和青島間不同,她一定要拍這個簡單的愛情故事,這個定Cut的鏡頭,讓我認為陳可辛說故事的能力依然很強。日後我對【如果。愛】的回憶,一定會有這個鏡頭存在…而不是那個錄音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楚史恩 的頭像
楚史恩

影音亞空間

楚史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