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尾服】--猴穿上衣服也不會變成人

導演:凱文唐納文
演員:成龍、珍妮佛樂芙休伊



不可否認,成龍這個名字建立出的品牌,『曾經』是我心中一塊很閃亮的招牌,只要掛上成龍的名字,就是吸引我進電影院的保證。「成龍電影」所印下的標記,在我看電影之初的八十年代尤其鮮亮,從他早期的【蛇形刁手1978’】、【醉拳1978’】功夫喜劇到【A計劃1983’】、【警察故事1985’】、【奇蹟1987’】動作喜劇,從武打轉到舞打的層次,影壇就幾乎無人能複製成龍用肉身創造出來的魅力,或許電影行家會在成龍的電影作品中找到早期默劇的基頓兄弟或是卓別林的影子,但是對我而言,成龍卻是我當年最迷戀的東方偶像(另一個就是西方的007,大概不少跟我同期的小男生都喜歡過他們吧!)

越是崇拜一個明星,越是不肯承認他的失敗,對於成龍,我就是如此。當1991年,成龍宣佈他不將執導演筒,專心當演員時,我那時就該承認成龍的魅力已經逐漸在消逝;成龍電影的魅力,並不在成龍主演或是成龍武打這回事上,他的電影最大的魅力,是來自他扮演市井小民時的樂天知命,用簡單的邏輯去解決所有橫阻在他眼前的危機,他這套簡易的價值觀,在九十年代,一交到別的導演手上,往往就為了延續成龍的肉身神話,而忽略這最基本的小人物魅力,以至我們不斷反覆看到成龍又挑戰了幾層樓高,又面對什麼不可能的任務。所有合作的導演,只有【重案組93’】的黃志強及【醉拳2 94’】的劉家良(有一說後期為成龍自導),勉強捉住成龍電影的神彩,在1995年的【紅蕃區】後,成龍已經晉級成世界公民,【一個好人97’】、【我是誰98’】、【特務謎城01’】的世界事就是他的事,西進好萊塢後,【尖峰時刻一、二集】、【西域威龍】的英文發音,一連串下來,即使面對已經變質的成龍電影,我仍站在護衛的立場,直到2002年的這部【燕尾服】出爐,才面對成龍已經背離我記憶中的成龍這件事。

實在是不願面對成龍已經不是我的成龍這回事,支持他這麼多年了,更不願用他被好萊塢腐化這樣的形容詞,但是當我看到【燕尾服】中,那句:「為美國政府效勞是我的義務」時,不由得當場傻眼了,當年在【A計畫續集87’】中,成龍那「不敢叫別人革命,因為不知道結果是如何」,或是【醉拳2】中,滿清與國民政府間的革命也不干他事,他只將因自己原因丟掉的玉璽找回來物歸原主就好,不站在哪一邊只忠於自己、維持穩定生活的小市民不見了,取而代之的竟是一個抱著外國人大腿諂媚的成龍。

在看預告片之時,原本還抱著對成龍電影的一絲希望,若將成龍多年來在銀幕上的肉身神話,解釋成因為科技的力量,成龍拳腳的功夫才得以如此了得,或許還能替年事已高的成龍,找到一條銀幕新出路,可是在看完【燕尾服】後,計程車司機出身的成龍,只會羨慕白種主人的一切,誰穿上那套燕尾服有差嗎?反正都一樣厲害,替身加特效,不單讓成龍的肉身神話破功,連僅存的一點小市民精神都被摧毀殆盡。

我該如此憤怒嗎?不,我只是為成龍打了我一巴掌感到悲哀。

全站熱搜

楚史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