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夜總會.jpg

 

 

 

 

維持皮克斯動畫的水準,表面以墨西哥亡靈節為背景,內在傳遞傳統家庭價值的故事,過程有笑有淚,當然仔細分析,不若皮克斯過往,少了些精采絕倫的轉折與角色,即使未達經典作品高度,仍然表現不俗。

少年米高Miguel一心想當樂手,只是家族傳統,不準他接觸音樂,連一絲牽連都不行;結果在一年一度的亡靈節,一心想証明自己的米高,莫名闖入陰間,為了得到已逝親人的祝福,才能回到活人世界,擁有自己的音樂夢——「可可夜總會」題材上選擇拉美的亡靈節傳統,描繪了一個色彩斑爛既的死亡世界,在這個快速變遷的時代,以一個傳統節慶為故事背景,表面看來是以少年實現夢想為名,實則挖掘家族祕辛,重聚家族成員情感(不只是人與人之間,還包括鬼與鬼之間),對於歷史/記憶的追尋,主要在於和解,放大來看是對整個文化歷史的眷戀,莫不讓人覺得有著類似死亡世界的東方中元普渡,為什麼沒有這麼有趣的作品。

因為立志成為樂手,並將過逝的流行巨星Ernesto de la Cruz視為曾曾祖父,電影中許多情感渲染都交給歌曲表現,包括一而再再而三演唱的「Remember Me」,當電影最後重回人間的米高代表拋妻棄女離家出走追尋音樂夢的海特(也就是米高真正的曾曾祖父),對著失憶的曾祖母CoCo唱著這首歌,那份感動的力量簡直升到最高點。

人鬼共冶一爐,相信音樂的力量,體現在故事中,討論「遺忘forget」和「原諒forgive」間的關係,沒有人想要被遺忘,活著的人如此,死亡的鬼更是,每年的亡靈節,藉著祭祀祖先,提醒著自己的家族淵源,也讓鬼魂知道尚有人記得他們,既是「得到get」也是「施予give」,「共同記憶」讓文化與傳統就這麼代代傳承。

我對「可可夜總會」的微詞,就在電影過度依賴公路電影的公式,一眛強調家人/家族情感的本位主義正確性,當然這是
皮克斯/
迪士尼乃至於好萊塢的基本家法,無法顛破,只是能多那麼一點點都好,曾以「玩具總動員3 Toy Story 3」奪下奧斯卡最佳動畫片獎的導演李安克里治Lee Unkrich,應該可以做得到——當然,這樣要求有些吹毛求疵,能夠把一個死亡世界畫得如此繽紛歡樂,充滿無限想像,「可可夜總會」已經有著很不錯的成績,一年一日讓活人和死人共聚,緬懷過去相處美好時光,藉著青少年成長故事,讓新生代理解文化習俗的意義,加上動聽的墨西哥音樂及行雲流水的説故事節奏,皮克斯又再次領跑,看完還是満足地走出電影院。

我只是在想,如果台灣用這種水準重拍
「魔法阿媽」,不知道會是怎樣的一個光景呢?!
 
 
 

 

創作者介紹

影音亞空間

楚史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