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奕迅《Time Flies》.jpg

 

 

 



2005年,陳奕迅加盟環球唱片時,
香港作詞人黃偉文,曾經寫給陳奕迅四首歌曲,
分別是《U87》專輯裡的「葡萄成熟時」,
2006年《Life Continues》EP裡的「人車誌」,
2009年《H3M》專輯裡的「沙龍」,
以及2010年《Time Flies》EP裡的「陀飛輪」。 
這四首歌曲寫的是美酒、跑車、相機及手錶,
很多人稱它為「男士/紳士/物質四部曲」,
幫陳奕迅刻劃了一個成年男子的價值觀。

--------------------------------------

四首歌連慣的詞性藉著物質來描繪了一個都會男子的內心,
「葡萄成熟時」從冬至的一場冷雨,
寫的卻是明年夏季葡萄成熟時,
再投入的情感,都不見得有收穫,
人生或許就像等到葡萄熟透了,
化成一杯美酒,
一如從錯誤中化作的人生智慧。

--------------------------------------

「人車誌」 寫著被工作及家庭所累的人,
跟妻子說要加班,結果確是開著車在城市裡奔馳,
人生只剩下飆車這小小愛好,
沒有什麼快樂好找尋,
在這快板歌曲裡,反而流洩著心酸與無奈;

--------------------------------------

「沙龍」是陳奕迅自己作的曲,
表面看起來是積極的,但骨子裡又酸苦的要死, 
人生許多時刻,都值得讓人拍照留念,
證明自己的人生並非虛耗,
實際上「要拍照的事,可不少……」,
但真正重要的又是哪一件呢? 
「只一格,經典的偶遇已不再。」。

--------------------------------------

時間來到2010年,黃偉文給了陳奕迅這系列的壓軸作品「陀飛輪」,
這首歌從第一句歌詞就很緊抓住人心,
「過去十八歲,沒戴錶,不過有時間,
夠我沒有後顧,野性貪玩」
慢慢唱到
「曾付出,幾多心跳,來換取一堆堆的發票,
人值得命中減少幾秒,多買一隻錶?
秒速捉得緊了,而皮膚竟偷偷鬆了,
為何用到盡了,至知哪樣緊要?」
一寸光陰一寸金,十寸光陰能否換到十寸金?
即使換到了又能如何?
「秒速捉得緊了,而皮膚偷偷鬆了」,
年紀越長,越深刻體會黃偉文這句歌詞的殺傷力,
日拼夜拼,賺到了金錢,卻忘掉了為什麼高興?
黃偉文在「陀飛輪」歌詞裡,
很明確地把青春無所顧忌,
到成年後,早就忘卻的無拘無束心態,以及
青春的流逝,
描寫的相當深刻。

--------------------------------------

從紅酒、跑車、相機、手錶,
用流淚流汗的日日夜夜,
也把靈魂賣給了工作、金錢,
成功背後的意義又代表了什麼? 
從真實時間的秋天寫到人生的秋天,
從得到物質寫到失去人生──
這個「物質四部曲」,
把成年男人對於
愛情(「葡萄成熟時」)、
自由(「人車誌」)、
生活(「沙龍」)、
時間(「陀飛輪」)的思考體悟,融進歌曲裡,
一個人怎麼對待生命的態度,就是
一種人想要怎麼活著的藝術,
年紀越來越大,
或許聽著陳奕迅與黃偉文的這四首歌,
可以得到一個還不錯的提醒,
千萬別落得「看破這一生渺渺」的下場。

----------------------------

陳奕迅 「陀飛輪」

作詞:黃偉文 作曲:Vincent Chow@Sense

過去十八歲 沒戴錶 不過有時間
夠我沒有後顧 野性貪玩

霎眼廿七歲 時日無多方不敢偷懶
宏願縱未了 奮鬥總不太晚

然後突然今秋
望望身邊 應該有 已盡有
我的美酒 跑車 相機 金錶 也講究
直到世間 個個也妒忌 仍不怎麼富有
用我尚有 換我沒有 其實已用盡所擁有

曾付出 幾多心跳
來換取一堆堆的發票
人值得 命中減少幾秒 多買一隻錶
秒速 捉得緊了
而皮膚竟偷偷鬆了
為何用到盡了 至知哪樣緊要

勞力是無止境
活著多好 不需要 靠物證
也不以高薪 高職 高級品 搏尊敬
就算搏到 伯爵那地位 和蕭邦的雋永
賣了任性 日拼夜拼 忘掉了為什麼高興

曾付出 幾多心跳
來換取一堆堆的發票
人值得 命中減少幾秒 多買一隻錶
秒速 捉得緊了
而皮膚竟偷偷鬆了
為何用到盡了 至知哪樣緊要

記住那關於光陰的教訓
回頭走天已暗
你獻出了十吋 時和分
可有換到十吋金

還剩低 幾多心跳
人面跟水晶錶面對照
連自己 亦都分析不了 得到多與少
也許 真的瘋了
那個倒影 多麼可笑
靈魂若變賣了 上鏈也沒心跳

銀或金 都不緊要
誰造機芯 一樣了
計劃了 照做了 得到了 時間卻太少

還剩低 幾多心跳
還在數 趕不及了
昂貴是這刻 我覺悟了
在時計裡 看破一生 渺渺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RUIcYDq3_I

創作者介紹

影音亞空間

楚史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