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66447_997592556967875_3754628051716593533_n.jpg

 

 

隨著科技的進步,【星際大戰7:原力覺醒】並沒有與時俱進的呈現新時代對於這部太空科幻經典電影的觀點,這次JJ亞柏拉罕頂多就是守成,規格與規模都讓人覺得有點節省;角色個性及故事走向都有太多黑洞,黑暗光明、父子兩代、新仇舊恨的矛盾對立之處,有點想當然爾的弱掉了,【星際大戰】這套根源自喬瑟夫坎柏Joseph Campbell的英雄理論的電影,在經過劃時代經典性的四五六部,來到不知道拍些什麼的首二三部曲,七八九部曲顯然要講的是英雄「回歸」的階段,主梗放在類比過去絕地武士安納金與天行者路克間的韓索羅與凱羅忍之間的心理糾結,但我對於主角凱羅忍的中二個性,呈現一個不耐煩的程度。沒看過之前六部的人,我覺得可以省下電影票錢了,龐大的資訊量,及觀影者心中的狂熱,沒經歷過的人不會懂其中奧義。若要說電影有什麼值得讓我感動處的話,應該就是約翰威廉斯John Williams那歷久不衰的主題音樂。

(後來想想還是認真點寫一下)

記得很多年前,曾經寫過關於【星際大戰】的分析文,針對當初【曙光乍現】、【帝國大反擊】、【絕地大反攻】等系列,現在已經找不到檔案,趁這波第七集【原力覺醒】上映,大概再隨筆寫一下。

我一直覺得【星際大戰】系列對於美國人和台灣人的意義是完全不同的,相較於美國瘋狂的程度-【原力覺醒】首週票房就進帳2.38億美元,刷新所有紀錄-台灣人對於漫威的超能英雄或哈利波特系列還比較瘋狂些;即使回到當年第四、五、六集上映,台灣的星戰票房也是被007系列電影或印地安納瓊斯系列壓著打,顯然美國人對於這系列電影的狂熱非比尋常到成為一種集體記憶式的社會文化現象。

回到美國歷史脈絡來看,最簡單的解釋就是:美國沒有自己的神話體系!!不像所有的古文明有自己的神話體系,以前美國好萊塢每每只能像希臘、埃及、北歐神話借鏡,連同宗的英國都有精靈神話體系或【魔戒】、【納尼亞】,美國這個相對年輕的國家,從來沒有屬於自己的一套神話系統,直到1977年的【星際大戰:曙光乍現】問世。

「很久很久以前,在遙遠的銀河星系裡A Long Time Ago,In a Galaxy Far Far Away。。。」配上約翰威廉斯氣勢磅礡的配樂,喬治盧卡斯表明就是把星戰當神話故事處理,不知道是有心還是無意,總之,一個關於科幻的神話於焉出現。其實細究星戰的故事,就是一個普通的年輕人,在無意間,到外在的世界去冒險闖蕩,搭配著預言或傳說,漸漸發現自己不只是個平凡人,而是個救世主,他該甘於當個平凡人?還是扛下命定的宿命,接受重重挑戰,成為英雄,拯救世界──這個故事原型是不是很耳熟能詳?族繁不及備載的英雄電影,全在述說這個上溯到聖經大衛打敗巨人歌利亞的故事原型,這就是為什麼每回寫到英雄電影,都必須引用喬瑟夫坎伯Joseph Campbell的神話英雄故事理論。

如果只是這樣,很多科幻小說或電影都做得到,喬治盧卡斯很聰明的放進太多元素,像是父子相殘的希臘悲劇、中古世紀的騎士對決、西部牛仔電影(R2D2、C3PO就像是西部片的黑人角色)等,特別是東方元素──尤其是喬治盧卡斯和史帝芬史匹柏的電影導師:黑澤明!喬治盧卡斯自己明白承認【星戰】就是黑澤明1958年【戰國英豪】的翻版,有待救的公主、有從白變黑的武士、總會適時出現的導師(大師)、那把像是武士刀的光劍、相信自己原力存在的信仰。。。修力也修心,心正則勝利,在喬治盧卡斯當年的【曙光乍現】、【帝國大反擊】、【絕地大反攻】中,好壞黑白善惡對決,喜怒哀樂的人性表現,都很淺顯易懂,片面且直接,他敘述的是「事件」,而觀眾解讀的是「感情」,兩相交錯下,就架構了一個銀河帝國的史觀。

建構一個神話體系、加入東方元素,喬治盧卡斯第三個重點是將現實政治放進電影中。回頭再看星戰系列電影,一二三集的前傳,講的是民主自由的共和國如何變成專制獨裁帝國的故事,四五六集講的是帝國如何瓦解的過程,很難不發現二次大戰、美蘇冷戰、波灣戰爭等歷史大事對電影的影響,安納金在與師父歐比王對決前說:「你若不跟隨我,那麼就是我的敵人」,等於是美國這六十年來一世紀自以為是世界警察的心聲。

將世界政治氛圍投射在電影中,如果有人將第七集的【原力覺醒】解讀成後911事件影響,像是第一軍團,由白卜庭死亡之後的帝國殘餘勢力組成,加上凱羅忍重涉安納金入魔道後塵,就跟賓拉登解體到伊斯蘭國掘起一模一樣,我也不會覺得訝異。不管喬治盧卡斯或是JJ亞伯拉罕,他們念茲在茲就是在傳遞不要為了想要贏得黑暗,而忘記自由、平等、博愛的善良與美德,顯然會影響後來第八、第九集的故事走向。

最怕的是這系列電影會拍到第80集或第90集啊~~

 

 

 

創作者介紹

影音亞空間

楚史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