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物少女艾莉緹

「借」與「惜」的差別就在於心

導演:米林宏昌



說到日本動畫巨擎吉卜力工作室,曾經輝煌一時;說「曾經」,是感覺好久沒有一部吉卜力工作室的作品讓我觀看再三,自從【心之谷】的近藤喜文過逝後,這些年來也沒有哪位導演的作品,有讓我覺得吉卜力的霸業後繼有人(對!我講的就是太子爺宮崎吾朗先生),直到這部【借物少女艾莉緹】,以及它的導演米林宏昌。

多年來身為吉卜力動畫師的米林宏昌,算是第一位完全由吉卜力培養出身的導演。【借物少女艾莉緹】的編劇,依然是大老的宮崎駿,但是在動畫細節的處理上,可以看出米林宏昌在維持吉卜力風格的同時,已有自己特色,特別是勝在清新質樸的情感描述。


【借物少女艾莉緹】改編自英國作家瑪麗諾頓Mary Norton同名童書,講的是一個有心臟病要靜養的12歲男孩翔,搬到東京郊外的老宅休養。在那裡他發現了借東西的小人族。「不能被人類發現,是我們生存的定律」-小人族的艾莉緹,在終於得到父親的許可,第一次到人類屋子裡「借東西」的行動就被翔發現!被人類發現就必需要舉家徹離,但是此時,翔的老僕人發現了小人族住處,捉到了艾莉緹的媽媽,讓艾莉緹與翔間卻發展出一段特殊的友情。

跳脫對於原著童書的印象,【借物少女艾莉緹】在視覺上設定,以及對小人族生活細節的刻劃,相當成功;但相較於畫面的奢華或歐化,電影在故事的處理上就很淡定。【借物少女艾莉緹】並沒有明說現實的殘酷面,像翔雖然是因為心臟要開刀關係,被迫搬來大宅養病,但相對地,他也等於是被母親拋棄;小人族們煞費苦心只求生存的生存模式,處處充滿危機(例如下個雨就是大水災、被蟋蟀追逐,預防老鼠來襲)。我喜歡【借物少女艾莉緹】加重對於艾莉緹冒險個性的描寫;身為小人族唯一的後代,她對於世界的探險與好奇,在屋子裡用攀來爬去的好動,初窺「感情」的心動與害羞,拯救母親的堅強與不服輸精神,延續著吉卜力女主角一貫的性格。

【借物少女艾莉緹】沒有戲劇化灑狗血的去表現故事,平淡之後的生命力,以及人情況味的描寫上,卻比大多數的真人電影更富有哲學思考的層面。從小人族身處在人類世界「借物」的描寫,不能借太多,以免被人類發現,鄭重說明借物與偷東西不同,表現尊重世界萬物的「惜物」精神。翔與艾莉緹間那個「方糖情緣」的來回發展,漸漸地,兩個小孩間那種藉著異族友情溫暖寂寞心,發酵成電影溫暖的養份。相較於兩位小孩的異族關係,艾莉緹媽媽的愛慕虛榮,對於小小廚房模型的憧憬;老僕人阿春的那種視異族為稀珍的偏見;翔的外婆固守著前人的夢想不放的陳窠,每個角色都有自己的個性以及故事,重點是這些角色的個性並沒白費,每個環節相扣,讓整部電影劇情充滿奇想卻有著合理發展。

看【借物少女艾莉緹】,總會讓我想到八十年代中期的宮崎駿,尤其是像【天空之城】、【魔女宅急便】那種對於青春期成長的悸動。當電影片尾,黎明之際,艾莉緹滑著水壺航向未知國度,踏上尋找族人之旅,翔面對著朝陽,說著:「你永遠是我心臟的一部份,直到永遠」,整部清淡如水的電影,張力在這一句少女漫畫式的台詞裡突然爆發開來。

「好好地活著」-人不管有多孤獨,總會找到一個堅強的理由,面對人生;你永遠不知道在何時會遇到哪個人教你這樣人生的道理,即使這道理是來自微乎其微的小人族,但我們總會在別人身上「借」到生存下去的感情、勇氣,與希望,重點是:更要珍「惜」這份緣份,好好地活著!!這就是【借物少女艾莉緹】讓我回味再三的地方。



創作者介紹

影音亞空間

楚史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