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沒邏輯的一場演唱會

時間:2007年九月14日
地點:台北國際會議中心



這場聯合報系主辦的演唱會,早在一個月前就開始在他們的相關媒體上曝光,只是在看演唱會之前,我一直對這場演唱會的五位歌手湊在一起的名目覺得很奇怪,如果說是滾石掛的演唱會,那為什麼有周治平;如果是唱羅大佑、周治平兩位創作人的作品,扣除兩位的創作風格天差地遠的原因外,那之前的宣傳重點,顯然不是這回事;那是要以歌唱為主的話,這些歌手每個人都有本事,自己開獨立音樂會,何苦搞一個大拼盤的演唱會;要民歌也不是,要流行也不是,跟創作致敬也不是,要強調美聲也不是,簡言之,就是沒有一個「邏輯」,在觀看的過程跟看完之後,也是如此感覺。

要求一場演唱會有沒有邏輯,或是重心主題,似乎很奇怪,但是想想自己為什麼要要求這件事,好不容易請到了退出江湖的齊豫,或是舞台魅力十足的羅大佑出馬,只是純粹打著「好聽」的名義,似乎很薄弱,畢竟曾經引以為傲的八十年代流行音樂成就,在台灣(台北)能搭上「好聽」的名義,有太多的歌手或歌單可以排列組合。如果可以用更強的主題性包裝,不也是一樁美事,而不是看完演唱會後,殘存的印象都停留在一些片段上,所謂的「好聽」是來自歌手及歌曲本身就有的魅力,也不會被嘲笑說這群人缺了錢,才聯合開個演唱會之類的。

這場演唱會一如許多演唱會般,雖然表訂是七點半,基本上都是在七點45分後上場,只是週五晚上的演唱會,往往我都會將標準放寬到八點左右,畢竟這種年齡層較高的演唱會,觀眾都需要上班,下班塞個車到國際會議中心,都需要時間。只是這一場的觀眾,在七點40分左右就開始鼓譟,一過七點45分,簡直是快翻桌了,任憑廣播說什麼也沒用,我後座一個歐吉桑一直大吼「沒水準」、「退票」,真想請他直接退票算了,看演唱會何苦抱著一個不爽的態度開始呢??

在眾人的期待下,第一個出場的娃娃,「就在今夜」的熱度,實在教人懷念「當年」。這首歌在1982年出現時,不管什麼樣的大小場子,只要一出現就是熱到不行,這在當年可是和羅大佑的【之乎者也】專輯,堪稱開啟一個音樂年代的扛鼎作品,只是以前的年輕人吼啊叫的一起合唱、拍掌,如今只有端正危坐,意思意思的拍拍手合著歌,娃娃也沒有當年的活蹦亂跳,當她介紹:「今晚在台上合音的羅拔、黃秀偵,就是當年灌唱『就在今夜』時的合音。」演唱會開始,我就狠狠地被提醒著「年紀都大了」的感慨;接著像是「為何夢見他」、「漂洋過海來看你」、「大雨」,只能說穩定的唱完,我比較好奇的是既然有周治平在,娃娃為什麼不選唱「花開花謝」,這可是不輸「漂洋過海來看你」的動人歌曲,或許跟齊豫一樣,唱「愛的真諦」是要傳遞大愛福音吧。

接著上場的是周治平,他唱的「青梅竹馬」、「夢不到你」、「箏」,覺得狀況沒有之前【童周共聚】演唱會來得好,這回的演唱,不如他選唱「怎麼能」、「抉擇」、「跟我說愛我」集結成的梁弘志組曲,周治平說了句說:「今晚唱梁弘志的歌,不是為紀念他,是他的歌好聽。」這很感人,好聽的歌由誰來唱都很有味道。接著唱了「那一場風花雪月的日子」和「夢不到你」,是他分別寫給何如惠及黃鶯鶯的歌曲,加上之前梁弘志那幾首都是蔡琴所唱,感覺周治平製作、演唱女歌手的歌,還是比較對味,有著一般男歌手沒有的細緻。

由曾獲葛萊美獎與艾美獎的Jamii Szmadzinski動人的電子小提琴伴奏,潘越雲唱起「天天天藍」動人至極,唱到老歌「不了情」,卻讓人想到最常唱這歌的蔡琴。這些日子在看【超級星光大道】第二季的節目,有位參賽的女生(黛安娜),在比賽初期算是很搶眼的一位,只是很快的就被淘汰,除了本身實力有差外,她主攻的女聲中低音,多年來並沒有提供太多的選擇,能唱的歌有限。當年潘越雲跟蔡琴都是華語歌壇很有名的中低音,一時瑜亮交出許多耳熟能詳的作品,而今歌壇一眛的追求高音,多了刺激反而少了深度沒了情感,

除了「野百合也有春天」,潘越雲也唱了羅大佑的另一首名曲「無言的歌」,再次證明這些好歌的魅力不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變味。後頭來有齊豫唱的「船歌」,潘越雲和羅大佑合唱「愛的箴言」(隔天是齊豫合唱「是否」),這些羅大佑的作品,以及娃娃曾是羅大佑『音樂工廠』的旗下歌手,難怪有新聞在報導這演唱會時說「這是羅大佑的演唱會」,請來佳賓齊豫、潘越雲、娃娃等,這種張冠李戴的說法出現。

在潘越雲的段落過後,就是齊豫登場;自從齊豫在2003年底的台北演唱會,宣佈告別流行歌壇後,這晚再現天籟美聲,依舊讓人讚嘆,在台北舞台重現「你是我所有的回憶」、「Stories」、「船歌」。齊豫說:「我不唱情歌很久了,今晚再度唱了不少情歌,剛剛那首「船歌」也算是情歌,該唱首歌反映一下我目前的生活。。。」這時觀眾席有人高喊「一條日光大道」,呵~~這位先生,我也很想聽這首,可是還有很多別的歌選吧!!齊豫唱這些流行歌曲,為了是要宣揚近年致力的佛教音樂,接著她演唱了佛歌「蓮花處處開」,這首龐韻寫的禪詩,雖只有四句、二十個字,「但卻是一生也走不完的修行路」,「一念心清淨,蓮花處處開,一花一淨土,一土一如來。」氣蘊吞吐間,已經無話可以形容,美!!

齊豫說:「我要修正2003年我在同一個場地所講的一句話,那時我說:『我已經找到自己心中的橄欖樹了,後來才發現,我到現在還在追尋』。」,眾人歡呼聲中,再唱「橄欖樹」時,真希望舞台上一襲白紗的齊豫能這麼一直唱下去,不要管之前說過什麼。。。接著她邀請了潘韻雲上台,阿潘為配合齊豫,特地換了一套裝,時光好像回到二十多年前,身上叮叮噹噹掛滿一堆的「流浪」年代;為的就是再現「夢田」這首歌,內心不禁配著齊豫的「菊嘆」高唱「整晚所有的等待,都是為了這首歌。」

「在錄音時,我們特別另外錄了這首歌,放在專輯最後,希望歌詞裡的樂觀、希望能給也是牡羊座的三毛力量,但她最後還是選擇用自殺結束生命,顯然我們並不夠瞭解她」,一席話教人不勝稀噓。銀幕上放著三毛生前的錄音,「遠方是什麼?是醒來時發覺星星四面八方。是脫去了一層又一層的束縛,身至心到的境界。我的心靈,這才如同空氣一般真正自由了。」我的眼淚就開始氾濫,這些年來許多的場合,不管是民歌演唱會還是兩人的個唱,每每演唱到「夢田」,阿潘跟齊豫總是有人缺席(通常是齊豫),或是只能請別人代唱,但是今晚的此刻,舞台上的阿潘和齊豫,舞台下的我,和在時間河流裡行走的三毛,經過二十年後在這一晚相聚,是何其難得且珍貴。兩人演唱的默契,主副聲間的不管是誰的和聲相應,蜿蜒曲折的帶動簡單的詞,來到一個超然的感受境界,整首歌的渲染力,力量超強的往外擴散;花一個人三千塊的門票(三個人就九千塊),為的就是這一刻,事實證明,花三千塊來聽齊豫、潘越雲合唱的「夢田」絕對值回票價!!今晚一過,下次聚首,不知何時?!

接著穿著銀色外套的羅大佑登場,這位歐吉桑還是很有個人魅力,當他唱著「亞細亞的孤兒」還是夠力,即使現在的台灣已經脫離創作年代的政治氣氛許多,但是還是唱得感人;隨即的「戀曲1990」,慢慢地讓羅大佑調整到最佳的演唱狀態。我不知道別人怎麼看羅大佑這段演出,我自己是三不五時就會蹦出一個希望這是羅大佑演唱會的場子,這樣全場的人就是一起High、一起叫、一起高聲合唱「童年」、「鹿港小鎮」,這晚的觀眾是冷靜到讓我意猶未竟。不過臺上的羅大佑也早就不是什麼「抗議歌手」或是「音樂教父」,越來越有老頭碎碎唸的姿態,連自己「我出道第一張專輯,A面的第一首,歌名只有兩個字,可是歌詞很長」,都記錯是「童年」(正確的是「鹿港小鎮」),不斷地強調「絕不輕易言老」的說法,倒是很對臺下已經不再熱血的熟年男女-「這些歌從80年代一直唱到21世紀,我們這一代未經戰亂,這一代是最健康的,所以台上表演的人有義務讓台下看的人覺得年輕。」

當年唱「穿過你的黑髮的我的手」,現在都要改唱「穿過你的白髮的我的手」了,坦承打了一點肉毒桿菌的羅大佑,放下批判,流露感性的一面,「不開心時,不要說唉,要改成愛LOVE」,潘越雲再登台合唱「愛的箴言」,雖然私心更想聽齊豫版的「是否」,不過這版本也是好聽,阿潘的工筆加羅大佑的隨興,最後坐在鋼琴前的背對合唱,蠻有Fu~的。聽到這兒,就像羅大佑在演唱會上所說,台下同輩的觀眾,都幸運地經歷了最好的年代,不只是生活上的富足,也包括音樂上的「好聽」。

接著聲嘶力竭的唱著「愛人同志」、「你的樣子」,整個演唱會的最後一首,是全體歌手合唱梁弘志的「驛動的心」,2004年的向【粱弘志致敬演唱會】,羅大佑用鋼琴獨奏了這首歌,我簡直哭到崩潰(姜育恆【驛動的心】),而今再聽,身邊已經有個穩定的人在,那種無家的漂泊感已經淡了,但好聽的歌就是好聽。。。

最後在眾人的鼓譟聲下,羅大佑出場自彈自唱「情人的眼淚」,結束今晚的「好聽音樂會」。這場演唱會有獨唱,有女女合唱,有男女對唱,有大合唱,每位歌手表現的都不錯,每首演唱的歌也都是好聽的歌,可惜就是沒有一個更精彩的概念一統,我不喜歡這場演唱會的型式,從前面提到的主題性不足、文謅謅的串場影像、文不對題的背景影像,到主持人的設計,碎裂到很難看出理想的一個演唱會整體性,倒是娃娃金智娟、周治平、潘越雲、齊豫到羅大佑,不管是人還是歌曲,還是提供了許多「好聽」的內容,越聽越好聽的讓演唱會漸入佳境。


創作者介紹

影音亞空間

楚史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