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那些青春的眼淚

導演:陳正道
演員:張孝全、張睿家、楊淇


電影有時需要「刻意」,刻意是為了營造戲劇性,刻意過頭的電影固然容易淪為匠氣,不夠刻意的電影,也會有隔靴騷癢之感,觸不到心底那條弦,自然無法和電影產生共鳴。不管是刻意與否,最怕的就是上不上下不下,明明有那個意思,卻又沒那個感覺,這是我在看完【盛夏光年】後的感想。

康正「行」、余守「恆」、張嘉「慧」,三個人在電影開始小學老師教的自然課裡,行星繞著恆星轉,慧星是來自銀河裡的不規則運行,稍縱即逝,來預告接下來要發生的故事。【盛夏光年】一開始就很「刻意」的將故事放在三個人的名字裡,康正行 (張睿家 飾) 小時候是班長,因為老師的「命令」,他負責和過動的余守恆(張孝全 飾) 當朋友,這對哥兒們,友情直到高中,同屬校刊社的張嘉慧(楊淇 飾) 喜歡上康正行,兩人在一次翹課到台北時,在賓館裡初試雲雨時,康正行面對女體,才正視自己喜歡男人的事實,而在他心中喜歡的人正是余守恆。。。

為了瞭解正行喜歡的人是什麼樣子,嘉慧試著接近余守恆,兩人情愫漸生,嘉慧開出如果成績差的守恆考上大學,她就和他在一起的條件;沒想到大學聯考後,余守恆考上了,一向功課好的康正行,卻考上私立學校而決定重考;場景轉到台北,三個人都有自己喜歡的人,卻分別進行著自己的愛與戀,第一個學期結束,他們紛紛開始對自己的情感攤牌,面對長大所帶來的痛苦。

照道理說,【盛夏光年】應該是部我會很感動的電影,我的人生背景與這個故事重疊性之高,連我在看的過程,都暗暗咋舌;看完電影之後卻幾乎完全沒有感覺,不禁懷疑是不是自己離青春太過遙遠,遠到進不去這個兩男一女三人間的故事;不過話說回來,易智言的【藍色大門】、岩井俊二的【花與愛麗絲】、彭浩翔的【公主復仇記】,故事未嘗離我比較近一些,在這些電影裡勾起對青春緬懷,純真、不捨、失落、痛苦與成長的種種錯綜複雜情緒,是那麼確切然的存在心中,久久不散,為什麼【盛夏光年】裡,怎樣也感受不到??

想了想,我自己給自己的答案是:這部電影太「刻意」了!!【盛夏光年】電影滿溢著鋼琴配樂,視覺上花蓮的綠野稻田到台北的灰藍建築,每段切開來看,都像是一首首的 MV;在影像上如此,三位角色個性也被安排在固定的情境上,從名字到他們的行為處事,電影只關注在開場那句「沒有人生來是應該孤獨的。」,守恆為了逃離寂寞,接受一份可能是虛假的友情;暗戀守恆的正行,寧願藉著友情名目,守住內心遙不可及的愛情;戀上正行的惠嘉,為了破碎的愛情,答應接受以為是愛的喜歡,三個人在這刻意劃好的圈子裡來來回回,觀影過程,總讓人等待著那份在感情煎熬裡的力度幾時出現。

「我們兩個加起來,剛好一百分。」。何春蕤寫的『跨性別』一書。打開收音機傳來五月天的「擁抱」。運動男VS文靜男。九二一大地震。兩個男孩的可樂到女孩送來的牛奶。二二八公園釣人後,在浴缸裡的洗滌。一次又一次的騎車,坐在背後到載著對方。。。【盛夏光年】電影的每場戲幾乎都意有所指,看得出編導製作團隊的用心,但是有時在戲劇性的刻意安排下,也需要有前後文的蘊釀與呼應,才會爆發驚人的力量。

舉個例來說,同樣是對於性別認同後的嘔吐,李安在【斷背山】在處理上,是因為恩尼斯怒吼關心他的路人滾開,同志在認同自己過程裡的煎熬,整個爆發開來,可是【盛夏光年】的正行吐,讓人感覺就只是喝多了,少了可供延伸的空間;此外,我對嘉慧唸的新聞人物攝影安排及那場做愛戲看得模糊,前者雖然看得出照片裡的正行有著失焦的純白,對比守恆清楚的墨黑,但我真的很想問這幾時拍的啊?後者是電影的高潮,如果那是真實場景,那我的邏輯(或是經驗)告訴我,絕對不可能三人沒尷尬的同坐一車下花蓮。

結合「青春」與「同志」的熱門題材,【盛夏光年】顯然在青春的部份,勝過於在同志題目上的處理。如果說電影裡有什麼是我覺得值得一書的部份,應該是三位角色在不同時候流下的眼淚。在青春時期為愛情流的眼淚,就是有著讓人記憶一輩子的力量。

電影裡嘉慧在得知正行喜歡守恆後,去找打校外比賽的守恆,兩人在賽後的學校教室裡,原本比較像是來興師問罪的嘉慧,突然情緒蹦開,哭喊著「還不都是因為你。」時的眼淚,有著女生的不甘與無奈;正行在得知守恆和慧嘉已經秘密的交往以後,一個人憤懣坐上公車,孤單地淚流,因為他沒有勇氣也沒有立場,這大概是全片最有味道的一場戲;在車禍隔天醒來,守恆對著來接他的嘉慧說著:「人長大了,真的什麼都變了。」,張孝全的唸白簡單又深刻,讓他的淚流成為這位演員最佳的表演。

影片的結尾,三人回到花蓮海邊的戲,正行忍不住對守恆說:「我根本不是自願要當你的朋友的!」,進而對他表白,守恆說:「其實,我早就知道你不是自願來當我朋友的,但我太寂寞……你永遠都會是我最好的朋友。」--電影在此結束。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會感動於這個結局,但是我自己看電影時,對於這段整個無言,雖然我知道電影的開場就是結局,導演好歹也首尾呼應一下吧!!

再次重申我對這部電影「無感」的成份,大過於對電影的批評,我相信還是有許多人還是會被這個青春物語的故事所打動;陳正道在拍過【宅變】後,【盛夏光年】顯然又會成為近期的賣座國片,下一部電影的誕生,應該是為期不遠;有些導演是需要磨練才能養出成熟的風格,我想陳正道應該是屬於這一類的導演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楚史恩 的頭像
楚史恩

影音亞空間

楚史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