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轉貼自『素還真的楚天遙居』
※本文選錄的「茉莉花」一曲出自梁靜茹【燕尾蝶】專輯

曲:李正帆 詞:姚若龍(部份詞擷自中國民謠:茉莉花)

好一朵美麗的茉莉花,好一朵美麗的茉莉花,
芬芳美麗滿枝椏,又香又白人人誇。
不讓誰把心摘下,就等那個人愛呀,
茉莉花呀茉莉花,誰當我情人,茉莉花。
你說我真好,什麼都好, 誰當我情人作夢都會笑,
我望著窗外的街角,看到心酸走來,幸福走掉,
嗚……啊……

我慢跑在亞力敦南店的跑步機上,
耳裡傳來梁靜茹這首茉莉花,
姚若龍的詞,李正帆的曲,
淡淡的哀傷,
如泣如訴。
這歌的味道挺適合梁靜茹的音質,
不過分外放,
濃濃的鼻音卻又把女孩兒家的心事唱得委婉曲折。
耳朵忙著,
靈魂之窗也沒閒著;
眼睛瞧的是聽不見聲音的HBO頻道,
正在播放一部大概是講二次大戰美軍德軍交戰的故事。
幾個士兵正在爭執,
好像是不知為何而戰的無奈,
與不得不戰的悲哀,
更有不知明天在何處的無助。

提高了一些速度,
調整了一下呼吸,
在眼耳身無法平衡的一瞬間,
我的鼻子夢境般的嗅到了茉莉花的香味。

那是我小學的時候,
家裡還住在破破爛爛的眷村矮房子,
瓦房雖破,
倒是家家有個前院。
媽媽喜歡花花草草,
不知從那弄來了梔子花和茉莉花,
一到夏夜,
梔子花香濃郁到隔著好幾家都聞得著,
但是沁甜的茉莉花也從不遜色;
如果說梔子花是位明豔不可方物的國色天香,
那麼茉莉花就是位淡雅不可褻玩的落雁沉魚。

我總是記得那樣的夏夜,
大人們在前院說說笑笑,
小孩子就在一邊玩躲貓貓,
村裡的人來自四面八方,
一會兒山東話一會兒四川話,
也有許多本省的媽媽們國語台語夾雜著,
那時年紀小記不得這麼多,
只是彷彿聽到女眷們多在談論毛衣怎麼織,
電視連續劇的女主角如何如何,
要不就是三姑六婆八卦一下,
說前排張大娘家的小姑娘怎麼了,
男人們談的多是國事或是中華籃球隊因為裁判不公輸給菲律賓隊等等,
這些混雜的語言,
是那麼的突兀又那麼的和諧。

記憶拉到我剛從美國回來的第一份工作,
那時常常要到高雄台南新營鹽水出差,
做一些市場調查。
南部人習慣用台語對談,
我雖然喜歡看霹靂布袋戲,
也因此學了不少台語,
但是”說”到用時方恨少,
每次說到一個階段便自動變成國語,
而我那些可愛的南部客人,
也很自動的從台語變成國語,
有段時間我還會跟他們小小抱怨都不給我說台語的機會,
他們都會笑著說,
素博士你的台語腔調很奇怪彆扭,
聽久了偶們寧願跟你講國語捏……
最後兩邊大笑收場,
我則是回家暗暗練習。
(可惜我的老師是布袋戲裡的日才子素還真,現在是我的化名了,所以有人說我的台語有濃厚的布袋戲腔)

這些南部的客戶都成了我的朋友,
他們給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好客,大氣。
當然我相信我對他們公司的認真服務,
也是讓他們對我信任的最主要原因。

記得有一次週末住鹽水,
到新營夜市吃小吃,
叫了一盤鐵板牛排,
才90元。
老闆娘問我要不要加”ㄏ一ㄢ”?
我聽不懂直接就問那是什麼,
滿面笑容的歐巴桑拿起辣椒罐搖一搖,
我立刻點頭說,
愛,哇愛嘎幾蘇阿ㄏ一ㄢ!
老闆娘阿薩里的往鐵板的麵上倒出辣椒醬,
一邊問我少年A你不是本地人喔。
哇是台北來A。
阿這你有吃的慣習嘛?
烏諾。珍毫加呢。
後來阿桑跟我聊起她的那個英文老是唸不好的小兒子,
一直到客人越來越多,
趕緊招呼去了。
付錢的時候我跟阿桑說你的鐵板牛真好吃,
她笑的合不攏嘴了。

20:00
我跑了整整20分鐘。
把速度降慢變成快走。
眼睛一抬看到另一台電視台播了一齣另人莞爾的廣告,
一個看起來非常古意的人騎在機車上打了一個噴嚏,
不小心把一旁一堆重型機車骨牌般的弄倒,
機車騎士一臉尷尬無奈兼害怕,
原來這是宣傳VISA卡可以快速救急,
一位酒保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刷卡買一打酒,
讓一旁重型機車的大哥騎士們愣了一下看著手上突然多出的酒瓶,
然後那個古意騎士趁空檔趕緊落跑。
那個騎士的臉,
古意,善良,標準的市井小老百姓,
奉公守法兢兢業業那一款,
我在迷濛之間彷彿看到那些眷村的媽媽,賣鐵板牛排的阿桑,我的南部客人,
一張張一張張臉孔晃過去。
只有一種熟悉和令人心安的感覺。

HBO裡兩軍繼續交戰,
屍體,眼淚,血跡,哀號,
想起前幾天看到反貪腐倒扁運動延燒到南台灣時,
那些充滿仇恨暴戾的臉龐,
陌生又倉皇,
完全不是我記憶中的臉孔。
在台北歡喜婆婆因為挺扁被反扁人士毆打,
在旁動粗的人臉上浮現的是一樣的戾氣和憤怒,
陌生又倉皇,
完全不是我記憶中的臉龐。

是誰改變了他們的臉孔?
眷村改建拆除了,
茉莉花連株拔了,
善良和諧也隨茉莉花去了。


我望著窗外的街角,看到心酸走來,幸福走掉。


我真的很疑惑。
住在台灣的一群老百姓,
不論最初由何地而來,
最後都在這個小島落地生根了。
我們不都是本土麼?
為何會有維護本土政權之說?
我可以約略體會過去威權體制下,
當時的”外省“當權者曾經帶給這土地百姓如何不安的局面,
然而隨著時間,融合,溝通,了解,
怎麼還說這裡有外來的政權呢?

民進黨的永遠精神領袖黃信介,
福建安溪人,
愛這片土地更為民主作了先鋒和典範,
沒人說民進黨是外來政權吧!
台聯的精神領袖李登輝先生,
台獨的支持者,
當了所謂的外來政權國民黨黨主席多少年?
為什麼他老人家到台聯時,
台聯就是本土政黨;
而當他在國民黨為人民努力打拼時,
國民黨還是淪為外來政權?

什麼樣的人才是台灣人?
心在這片土地上,
為這個國家貢獻心力的人就是台灣人,
不管你的祖籍是福建還是山東,
是原住民還是客家人,
是越南還是印尼,
大家在此胼手胝足,
都是本土的台灣人。

當彼此間有不同意見時,
為何要說對方是親中共的?
是中國人欺負台灣人?
我覺得應該改成
是台灣政客欺騙台灣老百姓才是正確!

這次反貪倒扁的群眾中,
有許多是政客口中的“本土台灣人”,
他們站出來只為了一種普世價值,
就是政府必須清廉!
不清廉的政府就該被檢視!不是嗎?
這跟中國人台灣人有什麼關係?
我當然也認定阿扁總統是本土台灣人,
但是我們要的是清廉的本土台灣人,
不是A國務機要費,A珠寶,股市內線交易的本土台灣人,
不是遇到問題就把反中國拿來當擋箭牌的俗辣!

靜坐的群眾中,
除了極少數的深藍民眾,
大家對中共那樣對我們文攻武嚇,搶我們外交領土都是一樣同仇敵慨!
他們要阿扁下台,
只是要一個清廉的本土政權而已。
在我心中,
至少呂秀蓮是清廉的,蘇貞昌是清廉的,
但絕對不是只會詭辯的陳水扁!

可是當這種高貴的普世價值被政客拿去操縱之後,
愛台灣 vs. 不愛台灣,
本土 vs. 外來政權,
變成主軸,
挺阿扁的人只是為了保本土政權。
鄉親啊,
本土不等於陳水扁。
台灣之子也不等於陳水扁。
你是,我是,那個機車騎士,賣鐵板牛的阿桑,我們才是真正的台灣之子。
我們要的是一個肯負責,有擔當,清廉做事的台灣之子領導我們。

你說我真好, 比誰都好, 有適合的人要幫我介紹,
如果我真的那麼好, 你為什麼不要? 為什麼不要?
嗚……

如泣如訴的茉莉花,
如泣如訴的HBO戰士,
如泣如訴的機車騎士,
如泣如訴的鐵板阿桑,
如泣如訴的我,
汗水混著別人無法辨識的淚水,
30:00,
300卡,
我關了跑步機,
走了下來。
外面,怕還下著雨吧!



梁靜茹【茉莉花】




您是第位來訪的貴賓


梁靜茹【茉莉花】MV欣賞




創作者介紹

影音亞空間

楚史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