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名:「月亮使者」/【看穿】專輯
歌者:彭佳慧


原訂在七月底搬家的計劃,因為設計師的推脫拉雜,在幾番波折後,前幾天裝潢工作才告一個段落,不過這一拖延,碰到農曆七月,犯了搬家的禁忌,心想反正剛好多一個月時間,也可以慢慢整理東西;添購的家具陸續送到,將一些東西搬入,過程中感到一個家的可能成型,雖然辛苦,踏實感頓然生起,想想終於可以不必再為租賃房子而長年漂泊了。

屋子雖然是間20年的中古屋,但位在鬧區裡的地點,讓價錢居高不下,當初會心動並買下它,還是貪圖這間房子的景觀,位在高樓採光就好,房子面北,放眼望去沒有大型建築物擋蔽視線,可遠眺陽明山。前兩天下班後,搬了一箱書過去,華燈初上時分,不見明月升起,反而是美麗華的摩天輪剛好亮燈,才發現白天隱藏在台北灰污天空裡的摩天輪,曾幾何時取代了傳統印象裡的皎潔明月,炫麗的發光體強制地成了都會人眼裡的新月亮。

現在的台北天空,早就不是王芷蕾唱「台北的天空」時,可以擁有休息和夢想的角落,蘇芮唱「一樣的月光」裡--「高樓大廈 到處聳立 七彩霓虹 把夜空染得如此的俗氣」早就成真,政治、經濟、工作、物價、生活、人際關係等不同層面的壓力,能慢下步調看看頭頂的藍天陽光,享受輕拂微風,都覺得奢侈,人和這片土地間似乎從沒培養共通的情感,對土地的鄉愁多是寄托在更原野,或是說更不那麼過度發展的地方。

推開窗想要看看真的月亮在哪,找不到,原來才農曆月初,月亮沒那麼早出現,即使有,也在大樓的另一邊才看得到;


雖然漸漸習慣 這城市的想法
美夢仍跟家鄉有關
喔~~月亮啊 像使者一樣 從不間斷給我溫暖


時代在改變,或許疏遠了我們對天、地、日、月的關係,自然萬物的光芒可能褪色,人類血液裡古老的基因依然存在著,唯有對著神話、傳說的詭譎想像裡,人的力量才能獲得補充與滿足。如今天上的月亮被人工的摩天輪光圈取代,但人還是依賴著傳統的情感過日,一如現今的我對於家的渴望及依戀…

這首「月亮使者」是彭佳慧在1998年第三張專輯【看穿】的歌。出身Pub演唱的彭佳慧,她的出道曾因長相關係,被唱片公司以打歌不打人的方式,讓人對「舊夢」一曲驚豔,雖然我實在搞不懂這是哪個星球的古怪邏輯,但彭佳慧的好歌喉也讓人留下深刻印象。在女歌手中,彭佳慧以高亢渾厚的嗓音著稱,她的現場演唱穩定性也高,但我直到聽這首「月亮使者」才覺得她歌喉的爆發力,尤其是洗去之前對她外型批評,發揮她號稱二十二度音域的嗓音,展現自信與大將之風,聲音的穩定度和專輯的成熟都勝過前二張專輯(特別推薦「Peter Pann」、「你心裡的雪停了沒有」)。「月亮使者」一曲編入美國黑人,馬來西亞人,台灣原住民,客家人等各種民族合聲的世界音樂作法,也讓這首歌至今依然耐聽。




月亮使者
詞:姚謙 曲:陳國華

檳榔樹稍上的月亮 它很忠實的跟隨我 定居到異鄉
每當我心孤單 為了明天迷惘 推開大樓房間的窗 就能看到它

雖然漸漸習慣 這城市的想法 美夢仍跟家鄉有關
喔月亮啊 像使者一樣 從不間斷給我溫暖

聖誕樹霓虹 閃啊閃 這是城市裡的星光 需要個開關
設計出的微笑 安排的排行榜 總在換季過期以後 消失如夢般

雖然漸漸習慣 這城市的想法 美夢仍跟家鄉有關
喔月亮啊 像使者一樣 從不間斷給我溫暖




圖說--從家裡看出去的摩天輪夜景

創作者介紹

影音亞空間

楚史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